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歷年論文集

最新論文發表

01.試論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的理論特質

01.試論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的理論特質

我曾經對星雲大師的人間佛教的特質作過一個概括,就是善於用佛法來開啟人生的智慧,從而實現一種智慧的人生、超越的人生。
從星雲大師的許多講演,到《佛光菜根譚》、《星雲禪話》,從處理日常行事中的舉重若輕,善於化腐朽為神奇,到各次演講和解答問題時所體現出來的機敏睿智,無處不充滿著人生的哲理和佛法的智慧。這是人類思想史上一份極其寶貴的精神財富,值得我們認真去挖掘和總結,讓更多的人了解,讓更多的人來分享。但願我們這次的研討在這方面能有所作為,有所收穫。

02.人間佛教就是佛陀之教 ――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理論與實踐的偉大意義

02.人間佛教就是佛陀之教 ――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理論與實踐的偉大意義

人間佛教是當前世界佛教發展的基本趨向,並成為古老的佛教勃發生機的重要源頭活水。當代的人間佛教淵源於唐宋以來中國佛教的人生化、人間化過程之中,而近代以來的人間佛教,則始倡於太虛大師,而由星雲大師和佛光山真正付諸於實踐。星雲大師和佛光山推動的人間佛教實踐,至今已有四、五十年的時間。在繼往開來的重要時刻,總結過去,探討未來,對於人間佛教的推展乃至整個世界佛教的未來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

04.佛光照五洲~佛光山海外弘法略記 ――以西來寺為例

04.佛光照五洲~佛光山海外弘法略記 ――以西來寺為例

有人問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畢生心願,他自作一首詩偈說:「心懷度眾慈悲願,身似法海不繫舟;問我平生何功德,佛光普照五大洲。」有陽光的地方就有佛光普照,有流水的地方就有法水長流,把佛教傳播到世界五大洲,是星雲大師念茲在茲的心願。

05.星雲大師對般若智慧的現代詮釋 ――以其《般若經》著述為中心

05.星雲大師對般若智慧的現代詮釋 ――以其《般若經》著述為中心

本文通過星雲大師對《心經》與《金剛經》的現代詮釋著作,探討般若智慧在人間佛教的重要意義。星雲大師倡導「人間佛教」,弘傳適應現代人需要的佛法,以通俗易解的方式講說法義,這種大眾能解、能行的教說非是淺層世俗善法,大師強調般若智慧為其根據,能與般若結合的修行始相應於真實「佛法」。星雲大師指導般若智慧的淺深差別內涵,可用「緣起性空」概括其意旨。凡夫的智慧,信解因果道理,了知世間有善有惡、有因有果;二乘的智慧,能觀照緣起法則,了知萬法皆因緣所成,較利根者可藉因緣的解析而領悟到空義;菩薩的空性智慧,不破有而見空,了悟空有不二的畢竟空義,以出世心行入世事業;最後,空性智慧的圓滿即是佛陀的「般若」。

06.理解現代人間佛教佛典詮釋思想及方法 的圭臬――星雲大師《金剛經講話》初探

06.理解現代人間佛教佛典詮釋思想及方法 的圭臬――星雲大師《金剛經講話》初探

星雲大師所著《金剛經講話》是其一生中所著最重要的佛典詮釋著作之一,對於理解大師本人的人間佛教思想,及理解現代人間佛教的經典詮釋思想及方法,具有重要的意義。為此本文擬予專題研究,筆者分別從「以人間佛教思想精神為指向的星雲大師《金剛經》義理詮釋」及「以善巧方便概念及其思想顯發為特質的星雲大師《金剛經》義理詮釋」兩個角度,對大師此疏的基本思想給予了初步的解讀。我們說明大師在此一注疏著作中體現的詮釋思想,對於理解現代人間佛教的經典詮釋思想與方法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07.般若智與菩提心 ――星雲大師工夫心法研究

07.般若智與菩提心 ――星雲大師工夫心法研究

本文將以〈般若智與菩提心――星雲大師工夫心法研究〉為題,探討
星雲大師一生實踐人間佛教理想的工夫心法,亦即他如何培養自己,以及教導弟子和信眾的修行方法。鑒於星雲大師著述眾多,本文主要以《往事百語( 一)》的前面幾條作討論的基本材料,其他的討論另待時日再提出。

08.《十大弟子傳》與「新僧」星雲 的僧團理念

08.《十大弟子傳》與「新僧」星雲 的僧團理念

星雲大師一生高度重視僧團的建設和弟子的培養,而此種理念從其早年著作《十大弟子傳》中的敘事已見端倪。仔細品味《十大弟子傳》及其寫作背景,我們可以發現,星雲大師是在末法意識下蒐集材料,進行《十大弟子傳》的寫作,其材料選擇和敘事傾向,均突顯了星雲大師禮敬先賢的用意和星雲大師個人的僧團理念

09.星雲大師詩歌創作的人間佛教關懷

09.星雲大師詩歌創作的人間佛教關懷

本文以星雲大師第一部佛教詩集《詩歌人間》為依據,討論星雲大師的
人間佛教精神情懷,更指明星雲大師以白話所書寫的新體詩歌作品具有的指標性的意義。

10.論《佛光菜根譚》與《菜根譚》之差異

10.論《佛光菜根譚》與《菜根譚》之差異

《佛光菜根譚》是星雲大師仿照《菜根譚》的體例,根據自己三十多年來弘法時所說的片言隻語而寫成的一部人生智慧書。與《菜根譚》相比,《佛光菜根譚》與《菜根譚》在君子人格的界定、立身處世的原則以及人生境界的追求上,都有著較為明顯的差異。究其根源,乃在於《佛光菜根譚》立足當下,精進勵志,普度眾生,是宗教家基於道德倫理的「善」的哲學;《菜根譚》則體現更多文人對人生的把玩與欣賞,是傳統文人基於文學藝術的「美」的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