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普門學報

最新論文發表

中國佛教階段性的發展芻議

中國佛教階段性的發展芻議

一、東傳譯經時期(秦漢魏晉時期) 二、八宗成立時期(隋陳李唐時期) 三、禪淨爭主時期(五代趙宋時期) 四、宮廷密教時期(元明皇朝時期) 五、經懺香火時期(滿清民國時期) 六、人間佛教時期(二十世紀以後)

從生命的轉化看中國人間佛教的開展

從生命的轉化看中國人間佛教的開展

本文以「生命的轉化」為主旨,就是為了說明無論是以宗教為本的佛教,或以哲學為本的中國思想都是以生命為主體,正視生命,強調生命,成全生命。而它們的方法也許各有不 同,但基本的特色,仍然不外於以心為主導,使生命往上提昇,由物質的、世俗的層面,提昇到精神的、德性的層面。 為了證明佛教在源頭上,就具有這個特色,所以本文特別從佛陀的生平和主要學說中去尋求這條線索。我們發現佛陀是真正的追求生命,才會出家到深山中苦修;真正熱愛生命, 才會回到人世來傳法救人。他是真正徹悟到「常」才說「諸行無常」;真正把握住「我」,才說「諸法無我」。他在自己生命結束時的那麼安詳自在,就說明了他心中很清楚的了解,他已把生命交給了人間。

晚唐五代敦煌佛教轉向人間化的特點

晚唐五代敦煌佛教轉向人間化的特點

星雲大師是佛光山寺的創始人,他最具有影響的是提倡人間佛教,在他的著作中多方面對人間佛教的內容加以論述,這與晚唐五代敦煌的佛教有很多相同之處,單從學術的觀點來 看,晚唐五代敦煌的佛教也與之有很多相似之處。

論惠能大師革新佛教的意義及對佛教中國化的推進

論惠能大師革新佛教的意義及對佛教中國化的推進

本文認為,惠能大師作為中國禪史上開一代新風的禪師,其出現絕不是歷史發展的偶然,如果從中國文化發展的規律著眼,就可見其有深刻的原因。這其中既有惠能對人的生命存在的現實狀態的批判性思考,又有對繁瑣名相、經師之學和陳式化的修行方法的革新,還有與老莊的自然主義、玄學的得意忘言和儒家的重視人生等學說的思想相通。惠能正是順應了時代需要,在繼承和發展佛教中國化的基礎上,通過對傳統禪法的變革與創新才使中國禪宗的發展出現了新的氣象。

韓清淨居士佛教思想之特質析論

韓清淨居士佛教思想之特質析論

北京三時學會韓清淨居士(一八八四—一九四九)是近代唯識復興思潮與運動中的一個重要代表人物。但是韓氏之學後繼無人,他的佛教學術成就、佛教思想體系以及其推動的近代佛教事業,迄今尚未得到學界的關注和研究。鑒於此,本文提出韓氏佛教思想活動的特質問題,並分別從對待傳統唯識思想資源的態度,依據《深密》的三時判教模式,以「了義」釋「不了義」的教法融通觀念,以及以文本、佛意作為取向的佛教學術思想等幾個方面,對韓氏佛教思想的特質或特色作了深入而精詳的分析。

人間佛教與生活儒學

人間佛教與生活儒學

要從這個儒佛關係及對比脈絡去看,才能看清楚儒佛兩家未來發展的路向,並對過去兩家因應現代化時的歷程做較準確的評價。

禪藝合流與石濤畫論的禪美學

禪藝合流與石濤畫論的禪美學

禪在中國流佈的過程當中,與中國的人文傳統逐漸融和,在藝術上,產生了「禪藝合流」的現象,綻放了文化史與宗教史的奇葩。尤其是禪的意境對於文人畫、詩詞、林園、音樂、茶道都曾產生本質底影響,本文特別就禪藝合流中的禪畫與禪的意境美學的關係,予以闡述。 本文的獨特論點在於以禪藝合流的觀點討論了禪畫發展的三個階段,並提出禪的符號論的不即不離來說明禪畫的理論基礎,並在筆者的意境美學體系之中,闡釋了石濤畫論的禪畫意境美學之體系。

現代佛教文學創作的先驅——談許地山文學作品的佛教特色

現代佛教文學創作的先驅——談許地山文學作品的佛教特色

降及現代民國成立,新文學運動蓬勃發展,許地山是二、三十年新文學作家中相當特殊且重要的一位人物,在他的作品中有許多含有濃郁佛教色彩的作品,使他的文章風格淨煉脫俗、浪漫傳奇,迥異於當代的其他作家。站在現代佛教文學創作的角度來看,許地山的這類作品可謂開風氣之先,研究他在這類作品中所表達的主題思想以及寫作技巧,可以做為今日從事現代佛教文學創作的借鑒與啟示。

佛教建築的使用與管理

佛教建築的使用與管理

本文擬從目前佛教建築的使用現況作一檢討,也試著構想現代寺院道場使用的建築藍圖,進而以佛光山海內外道場的管理與使用為例,提供教界人士,作為參考。

煩惱與佛教的聖化:對現代主義的反省

煩惱與佛教的聖化:對現代主義的反省

工業革命後,人類成功地以其理性所開發的技術控制了自然,而技術的秩序,取代人類長期以來所熟悉的自然秩序,人的生活節奏,原和自然節奏息息相關,但這種自然的節奏,現在已為人所發明的機械所調節,自然的節奏不再被尊重。問題是現代人以技術、機械取代自然秩序,對自然及人自身都造成混亂。現代人對價值觀的冷淡是個普遍的現象,我們很難相信現代人是沒有價值觀,因此更確切地說,應是現代人價值觀的「顛倒」。
不少學者,為人類的未來擔憂,以為人類的將來希望,唯有寄託於宗教。宗教在人類歷史中的記錄,並不一定是「佳績」,有時往往是壞的記錄,人類本身需要宗教,是目前宗教界共識,這種新宗教不但需要一份好的歷史記錄,而且須有開創性,並對世俗化的現代主義,既有針砭,又須有接著點。由此來理會,則不難看出,佛教確為現代社會的重要資源。